肯尼亚被指贿赂成风 平均每人每月支付16次贿金

肯尼亚被指贿赂成风 平均每人每月支付16次贿金
据美国《举世邮报》5月23日报导,总部设在德国柏林的全球反腐监测组织“通明世界”表明,在东非最昌盛的经济体肯尼亚,均匀每个居民每月要付出16次贿金。为此,当地人乃至给肯尼亚起了个“贿赂之乡”的绰号。在伊斯特雷和内罗毕街头,当地活动人士阿卜杜拉希 穆罕默德说,“看看那些本应是维护民众的差人,”“他们抓罪犯却只是为了敲诈钱财。”同绝大多数邻居相同,穆罕默德是索马里人。在伊斯特雷,对折居民都控诉差人来这儿不是为了巡查而是为了捞钱。每个星期五的晚上都会演出相同的剧情:差人带走几个索马里人,然后要挟他们交钱,不然就要坐牢。这种景象实在是太常见了,以至于该区域被称作差人的“主动提款机”。“他们拿走了太多钱。你能够看到,内罗毕一切警局的车都来了这儿。”穆罕默德说。由于缺少政治权利,人口主要为索马里穆斯林的伊斯特雷是敛财的重灾区。这儿的骨干道上常常充满噪音,仅有极少数路上堵满了轿车和货车,小摊都摆到了街上。街区后边,年青人在泥路上游荡,嗅吸塑料瓶的强力胶。在这儿生计不是易事,肯尼亚的索马里人常常自称为被忽视的二等公民。“废物没人收,修的路也是烂尾路,年复一年,他们(政客)不断做出许诺,却从未实现。”穆罕默德说。不光政客们不作为,就连差人也供认他们的作业重点更多是收钱而不是维护和平。一名匿名差人表明,他们的薪酬太少、难以养家糊口,“假如有人在其他地方给你塞一些钱,你不得收下,然后将本职作业抛诸脑后。”依照这名差人的说法,敲诈勒索是警方方针,每一任长官都期望大捞一笔。当差人的权利可对外出售,罪犯就能买来自在。与此同时,差人还拘捕反贪腐活动人士,比方32岁的博尼法斯 姆旺吉。“我在伊斯特雷长大,差人都想来这儿作业,由于每个索马里人都是移动的主动提款机。(差人)眼里只有钱,没有人权。” 姆旺吉说。虽然在肯尼亚“活动分子”并不是什么好话,但姆旺吉是个无畏的反抗者,他曾经在猪身上涂满假血,然后将其赶到议会门外以示反对。“猪是自私的,咱们的议会成员就像猪相同,假如你偷了许多钱,就能进入政界买来豁免权。” 姆旺吉说,他运作着一个名为“Pawa254”的集体,经过艺术、音乐和其他一些高调行为来唤醒人们的反贪腐认识。依据“通明世界”的说法,肯尼亚人所付出贿金的99%都是政府官员、州雇员和差人索要的。关于猖狂的索贿现象,肯尼亚政府和警方予以否定,他们许诺追查任何索要贿赂的官员。不过肯尼亚警方发言人查尔斯·欧唯诺指出,也要要申述行贿者,由于“贿赂差人的人负有相同的职责,付钱给差人是违法。”而伊斯特雷居民却表明,他们往往会挑选付出贿金以免于坐牢。“假如有时机的话其他人也会纳贿。在一个走捷径的国家,没有国民价值观,人人都想成为小偷。”姆旺吉常常会遭受死亡要挟,当被问及为何冒着生命危险反贪腐时,他提到了自己的三个孩子:“假如我不做这些事,他们会费事重重。我也惧怕,也曾遭到要挟,但我不会缄口不言,除非我死了。”(信莲)